第381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

“我要去看看,我要想知道,當初到底,發生了什麼事情。”秦之望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,所唯一知道的,就是離開這裡,去追尋秦老太爺所不願意讓自己知道的那些事情,也許那些事情,就是真相,就是張老太太,想要得到那些珍品的原因。

鐘叔想喊住秦之望,想告訴他,秦老太爺纔是最重要的,但鐘叔看到秦之望麵上的神色,鐘叔的唇張了張有冇有說話,去吧,去吧,讓他們去吧,孩子已經長大,他們有了不一樣的想法,也許他們的想法,會改變一些事情。

秦之望上了車,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往哪裡去,還是過了好一會兒,秦之望纔想起給秦之喬打電話,幸好秦之喬來探望秦老太爺的時候,秦之望留了他的電話,儘管打過去很陌生,秦之望聽到秦之喬那熱情的聲音時候,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。

還是秦之喬先開口:“哪位?”

“我,我聽阿謙說,他來找你,知道了些過去的事情。”思前想後,秦之望直接說出目的,剛說完秦之望就覺得自己說的不對,怎麼可以這樣直接,這樣的直接,彷彿不是自己,彷彿自己不是那個運籌帷幄的秦總,而是一個初次出社會,還什麼都不知道的社會新鮮人。

秦之喬在電話那邊沉默了會兒,接著秦之喬就笑了:“這些都是陳穀子爛芝麻的事兒了,阿望,你到底怎麼會想起這些事呢。”

“您在哪裡,我現在就過來,想聽聽您說說,這些過往。”秦之望覺得自己的心都在砰砰跳,聽到秦之喬說的酒店地址後,秦之望就發動車子,往酒店方向開去。而秦之喬掛掉了電話,一臉若有所思,喬嫂拿著行李走過來:“你在想什麼,還不趕緊收拾,都要到退房時間了。”

“你說,我當初寫的那個小說,是不是還是有點意義?”秦之喬的話換來的是喬嫂的白眼:“你怎麼會這樣問,什麼叫有點意義,那還不是阿旋啊,他們都捧你幾句,你還真以為你寫的非常好了。”

“阿謙也來問我,現在,阿望也來問我了。”秦之喬的話讓喬嫂挑眉:“怎麼他們都來了,真奇怪,他們平常這麼眼高於頂。”

“不說了,我現在先去接阿望,這種小酒店,隻怕他也找不到。”秦之喬往外走,喬嫂不由搖頭,不管怎麼說,人啊,總是要踏踏實實地過好自己的日子,而不是想著那些有的冇的,還做了那麼多的虧心事,家財萬貫又如何呢?還不是,買不來命。

秦之望的車開到酒店的巷子口,就看見秦之喬站在巷子口,看見秦之望的車,秦之喬對秦之望揮手,示意他停下,這才笑嘻嘻地說:“阿望,我們住這酒店,氣味隻怕你都受不了,不如我們找家茶室坐坐。”

秦之望也有這個意思,畢竟秦之望和秦之喬生活環境不同,真讓秦之望去那些簡陋酒店的房間裡麵坐著說話,秦之望也接受不了。

秦之望開車帶上秦之喬,來到一家五星級酒店,直接開了間房,秦之喬不由咋舌:“阿望,不過是找個地方喝茶說話,也不用這樣吧。”

“這裡也可以喝茶,再說,也很安靜。”秦之望叫了房間服務,給秦之喬泡上了茶,這纔看著秦之喬,秦之喬喝了一口放下茶杯:“阿望,你擺出這一副禮賢下士的模樣呢,一定是和我有話說,前天阿謙也來找我了,他問我的,也就是那些過去的事情。實在話呢,我對那些過去的事情,知道的並不多,但你要曉得,我經常往四周跑,見過了許多曾經和我們家有來往的人,聽說過了許多有關的事情,拚湊起來,總覺得,我還是知道不少。”

“阿喬哥,您請講。”秦之望想知道的,就是這些過去的事情,那些曾經藏在久遠過往的,或許已經被人忘記的故事。

秦之喬看著秦之望的神色,微微點頭,就開口了:“我想,你最想知道的,就是當年,那時候大阿公還很小,我的爺爺也很年輕,當年,他們在橋頭,遇到的那件事。”

秦之望有些震驚地看向秦之喬,為什麼秦之喬最先講的,就是這件事。秦之喬輕聲歎息:“你不知道,那一次,是死了人的。”

死了人的?秦之望雖然驚訝,卻也想知道死了的人是誰?而秦之喬似乎已經沉浸在回憶中,畢竟這件事,秦之喬走訪了很多人,覺得自己也算拚湊出了真相。

“那會不會,真的是像爺爺說的一樣,那位,那位是不想活了,所以才試圖……”秦之望等秦之喬講完,有些苦澀地問出,秦之喬不讚成地搖頭:“你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。”

太簡單了?自己想事情想的太簡單了?秦之望看向秦之喬,秦之喬繼續說下去:“就算真的不想活了,也不會選在那個時候,況且,我後來在推測,為什麼三家人中,隻有張家的人會挺身而出,也是有原因的。阿望,你想不想知道,我們先祖的事情。”

先祖?秦之望並不知道太多,隻知道秦家的先祖,是去異國發了財,而這樣發財的經曆,在之後很吃了一點苦頭,所以秦家人不會提起很多年前的事情,畢竟經曆過,難免就有些恐慌。

“所以,阿望,你也不知道,蘇秦張,這三家人的關係,不是彼此都是親戚那麼簡單。阿望,你也曉得,我們這樣聚集居住的,彆說上百年,就算過上幾十年,也是聯絡有親。”秦之喬看著秦之望在那發愣,有心提點一句,秦之望這才從愣神中醒悟過來,對秦之喬抱歉地一笑:“您說,您說。”

秦之喬緩緩講起,那些曾經的過往,三個少年,離開家鄉往異國去,打算得到異國傳說中的珍寶,打算讓自己歸來時候,衣錦還鄉。三個少年,那樣互相信任,其中一個,就是秦家的先祖。

“原來,他們曾經結義,原來,他們曾經,經曆那麼多。”當秦之喬講完這長長的前麵時候,太陽已經偏西了,壺裡的茶已經冷了,而秦之望,彷彿呆住一樣,過了好一會兒,秦之望才說出這麼一句。

“阿謙和你的想法不一樣。”秦之喬有些意味深長地說,秦之望看著秦之喬:“阿謙是怎麼說的。”

“阿謙很有意思,他說,就算是這樣的過往,就算經曆過這樣的生死,可是當那麼大的**擺在麵前的時候,當那麼多人都已經去世之後,後輩之間,還是走向了,走向了先祖不願意看到的路。”

秦之喬說完這句話,秦之望就差點跳起來,秦之謙怎麼會這樣說,不,秦之謙這樣說,是不是意味著,他知道了更多。

“那些珍品,是怎麼進到秦家和蘇家的密室的?”秦之望最想知道的是這件事,但是讓秦之望失望了,秦之喬隻是搖頭:“阿望,這件事,我也並不知道。”

並不知道?為什麼,為什麼,秦之喬也不知道,那自己還要去問誰?鐘叔嗎?不,鐘叔絕對不會告訴自己,那就是爺爺,爺爺也不會說,而張老太太,更不知道。

“或許,你可以去問問趙總。”秦之喬看出秦之望的疑惑,有些遲疑地說。

趙總?趙若眉,對,她能立即做出決定,要把那些珍品都還給張家,那她一定知道很多,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事情。秦之望當機立斷要去尋找自己的前嶽母,站起身就要往外走,秦之喬已經喊住他:“阿望,你走了,我怎麼辦?”

怎麼辦?對,還要結賬,秦之望飛快地給秘書打了個電話,要他過來處理,就匆匆離開。等秦之望走了,秦之喬這才坐在沙發上,看著房中豪華的裝修,秦之喬不由歎氣,都是為了什麼?

秦之望並不在乎秦之喬怎麼想的,來到停車場拿到車,他就直接往趙若眉家開去,趙若眉住的地方,秦之望很熟悉,剛把車停在門口,就看見趙若眉帶著保姆走出門,看來自己來的正好!

秦之望上前攔住趙若眉:“趙阿姨,我找您有點事兒。”

如果說原來趙若眉對秦之望還覺得冇什麼,現在趙若眉看秦之望那是一百個不順眼,當然趙若眉不會表現出來,她隻是笑著對秦之望說:“阿望,你怎麼來了,不巧,我有事情要出去。”

“趙阿姨,您是不是要去散散心?”秦之望敏銳地猜到這個可能,趙若眉笑了:“是啊,我去散散心,你看飛機……”

“趙阿姨,我找您有急事,再說您就不擔心蘭心嗎?”提到蘭心,趙若眉的神色微微變了變,但趙若眉終究輕歎一聲:“那你要問我什麼事情?阿望,你也知道,這段時間,我好容易才平靜下來。”

“趙阿姨,您跟我來。”秦之望反客為主,示意保姆把門打開,等到保姆走進門,秦之望這才直接問出:“趙阿姨,我想知道,那些珍品,是怎麼來到我們兩家的!”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