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4章 小丫頭牙真利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“敢亂來信不信我打斷你的腿!”

路星野氣的很。

不僅是因為他的靠近,也因為自己莫名其妙的畏懼而氣惱。

顧司珩眉頭一挑,戲謔一閃而過。

一步上前,雙手撐在牆壁上,將她禁錮在自己的懷裡。

“真聒噪。”

原來隻是為了試探一本正經的她,但是在女人因為怒色格外生動的眼神中,恍了神。

他蠻橫的低頭一吻,直接封住了她的小嘴。

無論路星野怎麼躲閃,他都能靈活的追趕上來。

身體無法活動,呼吸困難,力氣正在隨著肺裡的空氣漸漸流失。

顧司珩的吻越來越專注,炙熱的唇狠狠糾纏,交織著逐漸失控的渴望。

現在的遊戲隱隱有了失控的苗頭。

他骨節分明的大手撫上了她的腰,輾轉流連。

陌生的觸感,在路星野的身體悸動,又酥又癢,令她不禁戰栗。

不知是不是因為缺氧,她出現短暫的恍惚,理智也在一點點潰散。

不行……

絕對不行!

她張開貝齒,找到他的唇,狠狠的咬下去!

血腥味瞬間在兩個人的口中米散開來。

“嘶——”

顧司珩吃痛,終於抬起了頭。

路星野趁機彎腰低頭,從他手臂下鑽了出去,敏捷的退到牆角。

她眼神滿是戒備。

昏黃的光落在顧司珩雕塑般的臉上,他用舌尖舔去唇上的血跡,妖治而危險。

兩道鋒利的視線在晨光中僵持,醞生出危險的氣息,隨時要露出凶狠的爪牙。

“嗬……小丫頭牙真利。”

顧司珩一聲輕笑,轉身去穿衣服。

房間裡的壓迫感也終於煙消雲散。

路星野長舒了一口氣,抽了好幾張紙巾,報複性的狠狠擦著自己的嘴唇。

這上麵,還殘留著他的血跡。

“孩子的事情,你不要在我這裡抱有任何希望。”

顧司珩目光一沉,薄唇緊繃成一條直線,卻什麼都冇有說。

鬨的這麼不愉快,路星野也不想在這裡呆下去了,換好衣服就好回酒店休息。

忙了一夜,她又累又困,正靠在座椅上打瞌睡。

顧司珩將車停在了路邊。

“下車。給奶奶挑些糕點帶回去。”

路星野睜眼一看,這家樓喬點心鋪是她小時候最喜歡的。

後來去了鄉下,兩三個月纔來一次城裡,買不起他們家又貴又精緻的點心,隻能站在玻璃窗外看大廚行雲流水的製作。

她開門下了車。

對待老人她格外的有耐心。

雖說隻是找些藉口在顧老夫人麵前刷存在感,但她還是想儘心儘力。

一進店門,香甜濃鬱的氣味直鑽鼻尖,就算隻聞味道,幸福感都會油然而生。

路星野挑了低糖的桃酥和幾種粗糧餅,就要去打包結賬。

這些很適合老人家吃,顧老夫人雖然身體不好,但牙口卻很不錯。

又乾又酥的點心,配著咖啡或茶細嚼慢嚥,彆有一番風味。

顧司珩看著托盤裡全是適合老年人吃的糕點,朝新式甜品那一側抬了抬下巴。

“給你自己也挑一份。”

路星野回頭,看了看那些琳琅滿目的甜品,每一個看上去都軟糯可口,讓人垂涎欲滴。

上學的時候,每次站在櫥窗外,她最大的心願就是將來掙好多好多的錢,買下店裡所有的甜品。

可是她搖了搖頭。

“不用了。”

她已經長大了。

而成年人和小孩子最大的區彆,就是學會剋製。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