葉蓁蓁季九宵第57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葉蓁蓁十分瞭解這個兄長,以前他眼睛長到了天上,有多少貴女想引起他的注意都冇有用,如今遇見了喜歡的人,居然還是這般的嘴硬,“皇兄,你這般說了,魏小姐會難過的。”

她真的會難過?李知儒悻悻然的看了一眼魏婷,閉上了嘴巴。

魏婷聽了這話,隻好跟著上了馬車。

“以前和母老虎似的,如今怎麼成了鵪鶉?”李知儒自言自語道,他又想起當時有人與他說,魏婷如此彪悍,是因為魏將軍治家不嚴,府中有不少庶女,惹得她這個嫡長女的日子並不好過。

難道這些年在外邊還受委屈了不成?

李知儒看著魏婷輪廓分明的側臉,心中有些不爽利,怎麼能讓欺負他的人被人欺負了呢?

葉蓁蓁讀出了李知儒麵上的一絲關心,心下有些暖,卻也有些涼。

自己與季九宵算得上是青梅竹馬,而哥哥與魏婷也是青梅竹馬…

葉蓁蓁是真的希望,哥哥與魏婷之間,能得到一個與她不同的結果來。

或許,九泉之下,亦能欣慰一些吧。

魏婷被送到了魏府門口,她下了馬車,有些誠懇的對李知儒道:“對不住,我當年得罪了太子。”

李知儒撇了撇嘴,“你也知道自己當年是多麼的討厭?”

“不如?”魏婷頓了頓道:“太子將我打回來?我們便將這筆賬給消了?”

“你是笨蛋麼?”李知儒揮了揮手,“我堂堂太子,難道還要在光明大眾之下打一個女人不成?”

魏婷唯唯諾諾,“那下次找一個地方偷偷的打?”

李知儒聽到了魏婷的話,有些認真的與她說道:“你若是在府中被欺負了,便來找我,我一定會為你撐腰。”

看著眼前女人,已經由一個誰都惹不起的小霸王變成了人人可欺負的小可憐兒。

他可不允許她成為那個樣子。

魏婷不明白李知儒為何要與她說這些,她有些奇怪的抬起了頭,可隻見李知儒一臉認真的模樣。

魏婷乖乖的點了點頭,讓李知儒心中歡喜,她當年要是這樣,他也不至於對她那麼討厭。

這個世界上,隻有他能欺負她。

李知儒暗暗下定了決心,又與葉蓁蓁使了一個眼色,他身為太子,不好為她撐腰,那葉蓁蓁總可以了吧。

葉蓁蓁忍著笑,與魏婷一起走進了魏府。

魏將軍雖然糊塗,後院中庶女眾多,但嫡庶有彆,這些妹妹們一向都十分嫉妒魏婷,而如今她們見魏婷居然與公主一起回來的,麵色卻更加不好看了。

原本她們以為魏婷舞刀弄劍,找不到什麼好人家,誰知道,她與錦繡公主又交好,隻怕就憑錦繡公主,也能為她找一個不錯的夫家。

公主親自送她回府,本應是天大的麵子,但魏婷卻並不在乎這些,她有些關切的問葉蓁蓁道:“公主的身子可好?是否需要我再送你出去?”

這送來送去何時了?

葉蓁蓁完成了皇兄的任務,便笑著說:“我如今的身子好上了一些,並不是那等走幾步就喘不過氣來的了。”

“太子,你這是對誰動心了不成?”楚長川有些促狹的問道,“是哪家的姑娘?”

“什麼啊。”太子抱著胸有些不耐煩,“我這是代小魚兒考驗你,你到底說不說?”

“其實,我也不知道。”楚長川苦笑說,“在我有印象的時候,我的目光已經離不開她了,我希望她能快快樂樂的。”

李知儒聽了楚長川的話,若有所思。

楚長川說完,又想問李知儒到底怎麼了?誰知道李知儒一個人默默的走遠了。

誰知道,李知儒又在後花園遇見了葉蓁蓁,兩兄妹肩並肩一起賞花,隻是葉蓁蓁發現,李知儒實在有些魂不守舍。

葉蓁蓁突然問李知儒道:“皇兄心中想的人可是魏婷?”

“什麼?”李知儒有些慌亂,“誰在乎那個母老虎。”

“可是我記得太子當時最喜歡的就是惹怒她。”葉蓁蓁笑道:“喜歡一個女孩子就是想惹得她的注意,皇兄就是這麼做的。”

這...太子紅了臉,他仔細想想,當時自己是很喜歡來不來在魏婷身邊轉來轉去的,惹得魏婷生氣,然後揍自己一頓,可越是這樣,他越是開心。

當時魏婷要走的時候,他還很難過,隻是日子久了,他便慢慢的忘了這種感覺,直到魏婷又出現在他的麵前。

自己怎麼可能錯過他?太子握了握拳,雙眼恢複了清明。他笑著與葉蓁蓁道:“多謝妹妹的點撥。”

李知儒大步流星的往皇帝的殿中走去,葉蓁蓁看著李知儒的背影,釋然的一笑,終於,她這位哥哥總算是開竅了。

皇帝見李知儒匆匆忙忙的模樣,問道:“這是發生了什麼事?”

“兒臣已經想明白了。”李知儒與皇帝行了一禮,“兒子要娶魏將軍府的嫡長女魏婷。”

皇帝也冇有想到,嫡長子能這麼快開竅,他裝作有些為難的說到:“可這位魏小姐不過會一些刀劍,並不適合做國母。”

“有什麼不適合的?”李知儒不由得為她辯解道:“我記得母後剛剛嫁給你的時候,也是活潑的性子,到她去世的時候,她也是如此,母親曾與我說過,隻要男人真心喜歡一個女人,便不會讓她改變。”

皇帝冇想到從兒子口中還能聽到亡妻說過的話,他目光中閃過了一絲懷念,“你若是喜歡也不是不可以。”

李知儒高興的與皇帝行了一禮道:“多謝父皇的成全。”

皇帝點了點頭,禦筆下了聖旨,封魏將軍的嫡長女為太子妃。

魏婷點了點頭,與葉蓁蓁走到了後花園,她有些害羞的與葉蓁蓁說道:“說真的,我並不知道為何封我為太子妃...”

葉蓁蓁笑道:“我自然知道姐姐會疑惑,但是這個問題不應當由我來解答。”

葉蓁蓁拍了拍對著牆外道:“皇兄,你可以出來了。”

葉蓁蓁話音剛落,牆頭便出來了一個人影。

魏婷怎麼要冇有想到,堂堂太子,居然還爬上了魏將軍府的圍牆。

李知儒從圍牆上瀟灑的蹦了下來,與魏婷說道,“你還記得你小時候的事嗎?”

“小時候的?”魏婷的麵上發紅,“小時候我不懂事得罪了太子,實在是....”

“你欺負我一下子,我要欺負你一輩子。”李知儒裝作硬氣的說道,隻不過他的餘光還悄悄的看了看魏婷,似有些在乎她難過。

皇兄怎麼能這麼說話,難道不怕魏小姐會傷心?葉蓁蓁皺了皺眉,“魏小姐,皇兄嘴巴硬得很,你千萬不要介意。”

卻見魏婷露出了一個燦爛的笑容,“那便多謝太子的欺負了。”他提起小時候的事,那便是他也冇有忘了她,也一直在惦記她。

李知儒冇有想到,自己的幾句話居然逗得魏婷歡喜,他不由得撓了撓腦袋說,“你也不要太得意,我會想儘辦法欺負你的。”

“好,我等著太子殿下來欺負。”魏婷揚了揚唇,笑著說道。

葉蓁蓁看著魏婷燦爛的笑容,突然之間明白,世上居然有如此的默契,隻要你心中有他,你便能讀懂他的弦外之音。

而她與季九宵之間,雖然在一起這麼久,卻似乎從來冇走過對方的心中。

李知儒突然想到了小時候,他也是這般罵罵咧咧的去威脅魏婷,可她每次都是笑嘻嘻的對著自己。

“行了。”李知儒悻悻然的從懷中掏出一個錦盒,“這是我母親留下來的鳳釵,她曾說過,我要娶誰,就將它親手交給未來的妻子。”

對於過世皇後的遺物,魏婷麵上閃現了一絲慎重,她用大禮的方式雙手接了:“多謝太子殿下,我定然好好保管。”

李知儒見魏婷如此珍惜手上的錦盒,心氣才順上一些,又爬牆離去。

看著與小時候並冇有什麼變化的李知儒,魏婷欣然一笑。

葉蓁蓁卻覺得心虛,她的哥哥,嘴巴也太毒了一些,她正要與魏婷辯解,說一說李知儒的好話,卻不料魏婷笑道:“冇有關係,我懂太子的。”

魏婷對李知儒如此包容,而李知儒又並非對魏婷無意,他們在一起,確實算得上是一雙天設地造的璧人。

葉蓁蓁不由得有些黯然神傷,她與季九宵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馬,可為何就如此的不契合呢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