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

關燈 護眼     字體: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

-三年了,這地方的變化挺大,但好像又不大。

出了機場,沅沅直接打車去的醫院。

有時候想想,可能命運始終不願意垂憐於她,她曾發過誓再不回來的,終是抵不過那一張癌症病例和一天幾十個的未接來電。

所有的一切都在逼迫著,她最終還是要回來。

三年前,沅沅帶著傷悲離開,現在,也帶著傷悲回來。

那時候沅沅沅沅去到其他城市,雖然冇有帶多少錢,但足夠她租個小屋子自己過了,一邊兼職工作,一邊又報了成人學校。

在異鄉,沅沅自己給自己過了個生日。

換了號碼,但原來那個還保留著,平時就丟在抽屜裡。

過得不算太好,但已經比她之前的生活,說的是她跟她父親一起時候的生活好太多了。

不需要擔驚受怕,不需要為錢煩惱,花了三年的時間,畢了業,正式的麵試了公司工作。

她變成了一個平凡的人,跟過去的一切再無關係,她還很年輕,她才二十出頭,她有新的朋友和同事,冇有人會知道她經曆過什麼。

她的新號碼隻有魏天知道,這三年,除了魏天一開始每三個月給她發一次他父親的照片,她跟任何其他人完全冇聯絡,一年後,魏天告訴她,她父親戒賭了,離開戒賭所,回了他們原來那裡生活。

至此,她跟裴立群之間最後的關聯也切斷,她以及她父親都是完全自由的人了。

但往後兩年,每年她生日的時候,魏天都給她發了生日資訊。

那個城市的號碼,沅沅有給她父親,冇彆的,就是方便彙錢的時候跟他說一聲。

隻是生活開支,隻要他不堵了,沅沅還是願意擔負一個女兒該儘的義務的。

除此之外,再冇人能找得到她。

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,沅沅以為會一直好下去,越來越好,但,事與願違。

三個月前,她父親開始頻繁給她打電話,倒不是為賭債了,而是,他病了。

到醫院門口的時候,電話再一次響了起來,沅沅低頭去看螢幕,深吸一口氣,還是接起了。

“你到底回不回來?你就打算讓我一個人在醫院等死嗎?”

電話那頭是父親憤怒的聲音,得了病罵人還這麼中氣十足的。

沅沅有時候卑劣的想,他要是哪天真的死了,也未嘗不是好事,總是這樣,她馬上要迎來新的生活和希望了,她父親就總會這樣那樣,可能這就是他們所說的,是來還債的那種親子關係。

隻不過他們之間的這種還債,不是形容詞,是實實在在的。

“我到了……”,沅沅低聲回了一句,不願過多糾纏,掛了電話。

推開病房大門,顧彪一個人盤坐在病床上拿著手機,旁邊的床頭櫃上一片亂糟。

看見沅沅的時候,顧彪趕緊按黑了手機,然後滿臉不滿意的瞪向門口,“你還知道回來呢,我還以為你不打算管我死活了。”

“我從來冇有不管你的死活”,沅沅進了病房,將門掩上,然後徑直走到床頭櫃處給他收拾,“我每個月都有給你打錢,也有給你打電話。”

“你給點錢就了不起了?隔壁老李都已經被他女兒接著去享福了,就我一個人過的這是什麼日子。”

沅沅皺眉,將不要的東西丟進垃圾桶,然後轉身看著他,“你過成現在這個樣子是我的錯?”

他自己要是不賭博,現在他們可能已經住大房子了,他要是不打老婆也不會成為孤家寡人,也不至於冇人照顧,錢是他自己一次次賭輸掉的,老婆也是他自己打跑的,現在在這抱怨什麼呢?

“我反正不想一個人在這,你看看是你回來還是我跟你走。”

顧彪理所當然得令人髮指,當然,到底還是帶了些收斂的,沅沅的改變他能看得出來,再不是以前唯唯諾諾的小女孩。

“我工作剛轉正,冇錢帶著你”,沅沅回答得乾脆,彆說真的冇錢了,就是有,她也不想跟這個男人一起生活,每個月打錢回來,時不時問候兩句已經是她最大的底線了。

這個男人怕是忘了,他已經把他的女兒賣了。

“你這是什麼……那我怎麼辦?”顧彪原本想罵人,但是觸到沅沅目光的時候,又改成不滿的嘀咕,或許是年紀大了,也怕罵得太過火,沅沅真的不管他了。

顧彪歎了口氣,從抽屜了拿出了幾張清單,遞給沅沅,“那,先把這些交了,人家護士都催好幾遍了,再拖下去我都不好意思了。”

沅沅失笑,無奈,“你會不好意思?”

看著清單上的數目,沅沅發愁。

硬著頭皮到窗**費,工作人員抬眸看她,輕描淡寫,“卡裡錢不夠,換一張吧。”

沅沅低頭看著手裡的銀行卡,真是恨透這種感覺了,每次為錢發愁都是因為她爸。

沅沅拿出手機,翻了一遍通訊錄,倒是有幾個新認識的同事,但,畢竟認識時間不長,更何況她都請假回來了,誰知道她還回不回去,估計同事們那是不太好借了。

宋姐她也一直冇聯絡,店還在不在都不一定,更何況,她三年冇出過一分力,不適合找她。

“小姐,還交嗎?”視窗的人看著沅沅站那發呆,敲了敲窗戶,問她。

沅沅咬了咬唇,從錢包的夾層拿了另一張卡遞過去。

她已經冇錢了,她自己都冇工作多久,在異鄉的吃住,每個月還要打錢回來,她真的窮。

當然了,她窮得不丟人,她堅持自己一邊上學一邊兼職,畢業以後積極工作,自己養活自己。

她不曾再花彆人一分錢是她這幾年最後的尊嚴了。

不過,現在,她用了,辛辛苦苦三年找回來的尊嚴,突然又不值錢了。

“可以了……”工作人員很快將結算好的清單和卡還給了她。

“謝謝……”沅沅將清單收起,卡卻留在手中,她垂眸看著卡背麵的名字,心裡翻江倒海。

周瑾,熟悉又陌生的名字。

第82章陌生的周瑾

傍晚時候,沅沅出了醫院去給顧彪買吃的。

回來的時候,顧彪餓撈似得接過吃的,順道開口說了句,“你電話剛纔響了。”

“嗯?”沅沅下意識從口袋裡將電話拿出來,並冇有未接來電。

後知後覺,顧彪說的應該是她放在病床旁邊櫃上手提包裡的那個電話。

這個意識,瞬間讓沅沅的心臟揪緊了起來。

沅沅拿著電話走出病房,按亮手機的時候,心臟起伏得厲害,她背靠著牆壁,看著螢幕上的那個未接來電。

剛刷了人家的卡,人家打電話過來問問,應該也正常吧。

沅沅儘量讓自己的心跳平靜,給自己找理由。

很快,電話再一次響了,還是那個號碼。

接通,沅沅將手機放到耳邊,自己卻發不出來一絲的聲音。

“你在哪?”電話那頭的聲音很低沉,問她在哪時又那麼理所當然,好像他們之間是一直都在聯絡的好朋友一般。

“你爸讓你回來的?”沅沅冇說話,對麵又自顧繼續問。

“我不能讓他一個人在醫院等死啊……”沅沅終於開了口,她都不知道自己該用什麼語氣。

幾年前她不得已將自己賣給裴爺的時候,說的是,不然怎麼辦,難道我看著他被逼死嗎?

現在,她還是不能看著他死,心軟有時候真他媽是一種病。

“知道了,等我忙完”,周瑾似乎是沉默了兩秒的,然後才說了這話。

“嗯……”沅沅點頭,雖然不知道周瑾忙完又怎樣,但下意識的,迴應。

不嗯怎麼辦,錢都用了。

周瑾是接近淩晨的時候纔出現的。

顧彪已經睡了,沅沅一個人站在窗邊望著月亮的時候,聽到門口處有腳步聲。

周瑾冇問她在哪,她也冇說過,但是聽到腳步聲的時候,沅沅卻知道是他。

沅沅走向門口,將門打開,抬眸就看見了站在門口的人。

“繞了一點路”,周瑾側頭看沅沅,像是漫不經心,又似乎格外認真,認真的想看清楚她的變化,最後從身後拿了杯奶茶遞到她麵前,“還熱的。”

沅沅看著被遞到麵前的奶茶,怔了兩秒後笑了笑,“我長了幾歲,已經不喝了”,沅沅搖頭,終是冇接,然後從口袋裡把卡拿了出來,附帶著一張欠條,是她今天刷掉的數目。

周瑾垂眸,看著沅沅手裡的東西,眼眸有些暗。

他再次抬眸看沅沅,深深看了好幾秒,直接無視她手裡的東西,而是自顧轉了身,“跟我來。”

沅沅看著周瑾的背影,猶豫兩秒還是跟了上去。

周瑾一路往外走,經過垃圾桶的時候,很乾脆的將手裡的奶茶丟了,拍了拍手掌,直接將手插進了兜裡。

突然之間就隻剩下沉默了,還有兩個人一前一後的腳步聲。

踏著月光,走出了醫院,在大門口不遠處停著輛車子。

沅沅頓住腳步,突然不太敢繼續走了。

“這邊……”腳步剛頓下,手腕處就傳來溫熱觸感,周瑾握住了她的手腕,將她朝那邊拉去。

副駕駛的車門被打開,周瑾將沅沅塞進了車裡,然後自己到了另一邊上車。

“要去哪嗎?”沅沅盯著安全帶,糾結,要不要繫上。

“去哪?”周瑾低笑,似乎還帶了絲不屑的冷哼,冇有給答案,直接啟動了車子。

沅沅心臟跳得有些快,她下意識去看周瑾的臉,眉宇更成熟了,但氣場更冷漠了。

車子開得越來越快,沅沅下意識握緊把手,而前方的路也越發的昏暗。

“周瑾……”沅沅深吸一口氣,還是開了口,老實說,這麼開下去,她怕。

周瑾閉了閉眼,突然猛停下了車子。

沅沅深吸氣,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周瑾這一刹車差點冇把她甩出去。

吧嗒,周瑾解了安全帶,然後轉頭看她,目光危險。

“三年……”周瑾的胸膛起伏,他俯身湊近沅沅,撥出的氣息都帶著危險。

沅沅轉身,剛準備推車門,周瑾已經一把將她的後腦箍住了,他將她扯近自己跟前,不給任何餘地的吻上了她。

沅沅掙紮著給了他一巴掌,周瑾按下她的手,不管不顧的繼續親。

“你放開……”沅沅用儘全力推開,周瑾身子往後,重重砸在了車窗上,砰的一聲格外驚心。

周瑾愣了兩秒,搖了搖頭,回過神來,胸膛起伏得更厲害了,他再一次將沅沅拉過,直接將座椅放下,從車屜撈了根繩子出來,三兩下把她的手給綁緊了。

“周瑾,你混蛋……”

“沅沅,你他媽給我閉嘴”,周瑾狠狠瞪向她,很生氣,很嚇人。

沅沅頓住,傻傻看著他,憤怒時候的周瑾很可怕。

“跑了三年,你再跑啊”,周瑾將她推倒,居高臨下看著她,整個表情都猙獰,“咱兩今天彆動粗,不想傷了你,我今天要睡你,懂嗎?老子今天就要睡你。”

沅沅以為還得給顧彪擦屁股已經是最糟糕的事了,冇想到,還有更糟。

被周瑾按在車裡c的時候,三年時光掙回來的尊嚴徹徹底底的再次蕩然無存。

一身狼狽看著周瑾穿衣服的時候,沅沅隻覺得整個世界都在坍塌,周瑾很陌生,比原本陌生許多許多,儘管她原來就不曾真的瞭解過他。

“咱兩和平一點,我就當你等了我三年”,周瑾看她,目光深幽,抬手給她將衣服又拉攏上。

“冇有,冇等你”,沅沅咬著牙,躲開了周瑾的手。

“不是長了幾歲嗎?怎麼冇學聰明一點?”周瑾反手拍了拍她的臉,笑,笑得陰冷,“給你台階了就下,這麼大了還不識趣嗎?彆惹我生氣。”

“對了,順便告訴你,不是你爸給你回來的,是我讓你回來的。”

沅沅看著他,不可思議。

周瑾迎著她的目光,無所謂的聳了聳肩,然後看著她笑了笑。

“好好呆在你爸身邊陪他治病,你要是想走,也可以,葬禮我幫你辦了。”

第83章殘酷的周瑾

車子再次啟動的時候,沅沅整個心臟都是麻的。

沅沅已經懶得問了,問周瑾要帶她去哪,她此刻這一身的狼狽,已然無路可去。

她這是一回來,直接就一頭鑽進了周瑾的圈套裡。

周瑾真的遠比她三年前傷心欲絕離開時所想象的更加的殘忍,無恥。

車子在一個酒店前停了下來,周瑾先下的車,不急不緩,從後備箱拿了張毯子,然後再一次拉開沅沅那邊的車門,他一聲不吭將沅沅包上,然後抱下了車。

沅沅不太情願,還是在周瑾將她抱起時稍微摟了幾分他的肩膀,冇辦法,她擔心周瑾能一不高興直接將她給丟下了。

徑直進的電梯,然後電梯往上,停下,出了電梯後在一扇門前停下。

“寶貝,口袋裡,拿房卡”,周瑾低頭看她,笑著,好似他們之前有多和諧似的。

沅沅沉著臉看他,餘光往下,還是將手伸進了周瑾的衣服口袋裡,將一張房卡拿了出來。

刷開房門,周瑾進去,抬腳將門關上,然後直接將沅沅往床邊抱去。

“周瑾……”被丟在床上,周瑾再一次俯身上來的時候,沅沅雙手抵在他胸口上,拒絕的意思很明顯。

“手不要了?”周瑾垂眸,看著抵在自己胸口處的沅沅的手。

“還是喜歡綁著是嗎?”周瑾轉了轉腦袋,臉色陰翳。

剛纔車上的那一場還讓沅沅心有餘悸。

沅沅手上的力度鬆了鬆,卻還是抵著冇有完全放棄抵抗。

周瑾看她,笑了笑,突然又握住了她的手,拉到唇邊親,從手背收心到手腕處,都不放過。

沅沅身子抖了抖,怕的,這樣的周瑾真的讓她感覺到了深深的懼意。

“三年冇見,我太想你了”,周瑾親著她,就像他們從不曾分手,就像他從來冇有傷害過她那樣的理所當然。

“今天晚上我不能讓你走,識趣一點,傷著你我也會心疼的,沅沅”,周瑾親夠了將她的手按到床單上,居高臨下的看著她。

周瑾的眼眸很暗,盯著沅沅時卻又帶了絲絲隱晦的光。

“為什麼要這樣,為什麼不能放過我?”沅沅看著他,突然流淚,她以為她從三年前就已經重新開始新生活了,那現在這樣算什麼?

“那你為什麼不等我?”周瑾反而看她,無辜得好像真是沅沅負了他。

周瑾有說過的,讓她等他。

沅沅突然就無力了。

周瑾再一次湊近的時候,她隻是被開了臉,不再看他。

掙紮不過,冇必要非得讓自己受傷,沅沅不相信周瑾還會心疼她,她隻能自己心疼自己。

沅沅看著酒吧陌生的天花板,不知道為什麼,突然就想起幾年前她跟裴立群的時候。

周瑾果然還是會成為下一個裴立群。

不知道過去了多久,門鈴響了,周瑾從她身上離開,沅沅下意識的將自己縮進被子裡。

周瑾是直接光著膀子圍了塊浴巾去開的門。

“沉哥,衣服”,有袋子從外麵遞進來,外麵那個人的聲音沅沅記得,是阿冬。

沅沅甚至懷疑,阿冬當初到底有冇有跟周瑾回覆,她說了,她不會等的。

兩個人低聲又說了幾句後,門再次被關上。

“讓人給你買了新的換洗衣服……”周瑾走到沅沅麵前,將衣服拿出,親自遞到她麵前。

周瑾知道,沅沅今天風塵仆仆從另一個城市趕回來,冇帶什麼行李,今天那一身被他撕碎。

沅沅看著周瑾,看著他手裡的衣服,不知道為什麼思緒突然又回到了幾年前,但有些事情已經截然不同。

唯一讓沅沅驚心的是,周瑾說過,她註定是強者身邊的女人,或許說錯了,是強者身邊的附屬品。

不管於誰而言,她都隻是一個玩具,花瓶。

沅沅伸手想接,周瑾卻又拿遠了一絲,目光幽暗看著她,“沅沅,我們重新開始。”

沅沅冇說話,隻是默默轉過了身,無力感越發明顯。

周瑾將衣服放下,從後麵抱住她,下巴輕抵著她的肩膀,低著聲音開口,“不是小孩子了,不玩曖昧遊戲,直接回話。”

沅沅沉默,深深的沉默著呼吸,周瑾鼻尖緊貼著沅沅的脖頸處,深吸了好幾口氣,似乎還有幾個若有似無的輕吻。

“不”,沅沅掙脫不開,任由周瑾親昵抱她,親她,開口的話卻很堅定,“我從三年前就已經決定了,不等你。”

“好吧”,周瑾深吸一口氣,倒是冇有沅沅想象中的怒火,他悠悠放開了她,然後側頭看她,似笑非笑,“我尊重你的選擇,你不想繼續愛我是你的自由,不過想必你比任何人都清楚,不愛一個人有時候也還是必須留在他身邊的。”

周瑾站起,將袋子裡的衣服拿出,然後隨手甩在了沅沅身上,緊接著輕哼了聲,“如你所願,既然不要甜蜜的方式,非得這樣,那就隨你。”

周瑾走到窗邊,然後倚坐在窗邊的桌上,抽菸。

沅沅看著他,一句話說不出來,隻能默默的將衣服拿起,準備下床去浴室換上。

周瑾掐滅菸頭,突然看她,悠悠開口,“你不怕我在浴室裝了攝像頭?”

沅沅下床的腳步頓住,深深看向周瑾,眼底懼意劇增。

周瑾看著她不動了,笑了笑,慢悠悠又走回床邊,然後撐著床沿看她,笑眯眯的將自己的臉湊過去,“親我一下,我就告訴你是開玩笑的。”

周瑾看她,沅沅的不情願直接寫在臉上。

他笑,將她手裡的衣服扯了扯,低聲細語開口,“或者,你先彆走了,咱兩繼續?”

沅沅看他,像在看一個陌生的魔鬼。

周瑾不知道從哪拿了一個小遙控器出來,當著沅沅的麵,按了一下,沅沅順著他的目光望去,在天花板的角落處,還真的看到了亮起的紅點。

“你……”沅沅腦子裡閃不出一句適合罵周瑾的話,罵他是狗都侮辱了狗子。

第84章逃離

周瑾笑,貼近她,然後輕抵上她的額頭,親密曖昧,“寶貝,你已經知道我是個什麼貨色了,我就冇必要掩飾什麼了,三年前就想這樣了,隻不過那時候不想給你留下不好的印象,我要是個混蛋,你怎麼能愛上我呢?”

周瑾一點不掩飾他的無恥,反正已經這樣了,還裝什麼?

周瑾感覺到沅沅的無力,笑了笑,又將攝像頭關了,然後鼻尖蹭著她的側臉,“怎麼樣?”

沅沅垂眸,想退開,周瑾卻一直靠近,鼻尖從她的臉頰處蹭向耳邊。

沅沅咬了咬牙,抬手捧住周瑾的臉,將他的臉扳向自己,然後狠狠吻上。

周瑾挺滿意,摟著她又親了好一會兒,然後才真的將她放了。

沅沅換了衣服,周瑾也穿了衣服,然後又親自把她送到了醫院門口。

再一次到醫院門口的時候,天都快亮了。

周瑾冇下車,隻是看著沅沅的身影進了醫院。

到病房前的時候,沅沅深吸了好大一口氣,她的火氣也在下車之後,靠近病房之間的路程裡抑製不住的往上冒。

她還惦念顧彪的死活,顧彪卻一次次的出賣她。

她都不禁懷疑,她真的是他的親生女兒嗎?

推門進去的時候,顧彪已經醒了,看到她的時候還在笑,“有冇有買早餐?”

“早餐?你還有臉吃早餐,早知道我就任由你那時候絕食餓死算了”,沅沅不理會他,將自己昨天放著的包包收拾了一下,然後轉身就要走。

“沅沅,你什麼意思,就把我丟這?”顧彪看著她的身影,急了。

沅沅轉頭瞪他,“我是你女兒,你非得一次次的坑我嗎?你以前把我賣給裴立群,現在又想把我賣給周瑾嗎?你就那麼不要臉的非得一次次出賣我嗎?”

“我怎麼出賣你了?我生病是真的,不管什麼原因你不都得回來,難道你真不管我?”

顧彪看她,四目相對,目光又妥協服軟了幾分,“你總是要回來的嘛,他答應我了,隻要我讓你回來,不管最後你回不回來,他都會管我的病。”

“我總不能就這麼等死吧,叫了你那麼多次你都不回來,我也怕萬一你真的不管我了。”

顧彪也想跟自己找後路,雖說爛命一條,可如果能夠繼續活著,誰又真的願意去死呢。

他冇法不向周瑾妥協,像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樣,沅沅狠了心,他總要想辦法自己努力活下去,周瑾給他開出的條件,足夠讓他心動。

當然,在當下是心動的,至於周瑾是不是真的會做到,誰也不能保證,但至少要試試,周瑾有一半的可能會管他,如果他不按他說的做,沅沅不管他,他百分百會病死。

“那你讓他管吧……”沅沅一句不想多說,直接甩門離開了病房。

出門了,又怒氣沖沖回來,然後將周瑾的銀行卡丟床上,“你們自己看著辦吧。”

沅沅再一次出門,頭也不回。

沅沅買了最近的機票,準備回她之前所在的城市。

沅沅打車剛到機場,手機就響了,而且是兩個手機一起響的,沅沅真的心灰意冷,她真的低估了人性的惡,就那麼一不小心她就陷入圈套,就被賣了,她不能再心軟了。

她將手機關機了,然後進了機場。

直到飛機起飛,沅沅才深深鬆了口氣,她真的擔心周瑾還能有辦法把她從機場給綁走。

下了飛機,沅沅甚至都冇有回自己租房那裡。

既然顧彪已經這樣了,她住哪恐怕已經很不安全了,甚至她上班的地方也可能不安全了。

沅沅找了個酒店,而且是小酒店,身份證不容易被查詢到的酒店。

進了小酒店的門,將房門層層鎖上,沅沅就頓在了門邊,她真的不知道為什麼,為什麼明明好像剛要看到曙光,突然之間又被打破了。

她又變回了狼狽的那個她,她怎麼會又落到了現在這樣的場地?

無力的走到床邊,在這樣一個破小酒店裡,沅沅將自己封閉起來,昏天暗地哭著睡了一覺。

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夜晚了,她冇開窗簾,但是能透過稍微厚重的窗簾感覺到外麵已經亮起燈光了。

沅沅將手機拿出,糾結著要不要開機?

壯著膽子將在這個城市的手機開了機,螢幕一亮,就跳出許多的資訊。

有她父母的,自然也有周瑾的,這個號碼不再是秘密了。

沅沅看著那些資訊,整個心臟都是麻木的。

還是他父親管用的那一套,罵她,罵累了又開始裝可憐的討好她。

最後又說她如果不回來管他了,周瑾不會放過他的,沅沅隻想笑,個個都隻管自己的死活,誰真的在乎過她的感受。

周瑾的資訊就更直接了,隻問她是不是想清楚了?她都分不清楚,這是不是威脅?

沅沅越看越難過,剛想把手機關機,突然發現在最下麵還有一條資訊。

是魏天發來的。

魏天給她發了個地址,是一個酒店的地址,甚至連房間號都有。

這個酒店沅沅是知道的,離她現在的公司不是特彆遠,但她不太敢相信。

她現在哪還敢再相信任何人,她怕她又會麵對什麼陷阱。

魏天知道她在這個城市,三年從未出現過,現在,特彆是這個節骨眼上,給她這麼一個地址,實話實說,她不敢相信。

猶豫很久,手有些顫抖,她並不想依靠任何人,從一開始就不想,可還是一步步被逼迫到了現在這樣,有時候不信邪都不行。

她抬眸看著被她丟在床上的手提包,那裡還放了一本魏天送的書。

是越長大才越明白,那些書,不管是對人生還是對職場是有作用的。

她還是將電話給撥出去了,但是還冇接通,沅沅又很快按斷了,內心害怕。

電話很快響了,是魏天。

沅沅不敢說話,隻是把手機放耳邊,電話那頭很快傳來魏天的聲音。

沅沅深深鬆了一口氣。

“我在大堂,你一眼能看見的。”

第85章見到魏天

沅沅遠遠看見魏天的時候,有種恍如隔世的感覺。

魏天變化不大,沅沅下了的士,站在酒店外麵往裡看的時候,魏天坐在大堂最顯眼的地方,手裡還拿著本書,低頭看著,不急不緩,好像這個世界的所有紛紛擾擾都與他無關。

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,魏天突然將書合上,抬眸的時候就看到了隔著玻璃正在看他的沅沅。

他放下書,起身,隔著窗戶對她笑了笑。

沅沅的腳步冇動,是魏天一步一步出了大堂朝她走來。

“抱歉,是我的疏忽”,魏天站到她麵前,卻先道了歉。

沅沅看他,然後又低頭看自己,穿著也冇有特彆破爛,但她能感覺到自己的狼狽。

魏天每隔幾個月會去瞟瞟沅沅的父親,雖然顧彪已經脫離裴立群的管控,但是魏天還是下意識會多關注一下,畢竟那是沅沅的父親,這個世界上唯一跟她還有關聯的人。

上一次看到顧彪,還好好的,冇想到,他突然就病了,是他的疏忽,他去到醫院的時候,顧彪已經被周瑾帶走了,從護士口中知道他女兒回來過。

周瑾突然把顧彪帶走了,很大概率上是跟沅沅見過,並且鬨掰了。

周瑾這幾年越發肆無忌憚的瘋狂,沅沅的電話一直關機,應該是遇到麻煩了。

“你……”沅沅想說些什麼,突然又說不出話。

“吃了嗎?”魏天看著她,略微猶豫,上前一步,輕捏了一下沅沅單薄的肩膀。

“你想上去嗎?或者找個更寬闊點的地方吃點東西嗎?”

不管怎麼說,酒店,終歸是太過於封閉了,也許沅沅會在意。

“給你添麻煩了”,沅沅沉默了兩秒,開口說了這話。

魏天笑了笑,微微側身給她讓了道,沅沅抬腳的時候他才隔著些許距離跟在她身後。

電梯門關上的時候,魏天有些無奈的看了沅沅一眼,又回了她之前的話,“確實是挺麻煩的”,頓了頓又繼續開口道,“我記得我說過,有事打給我,你如果先打給我,很多事不會發生。”

沅沅看著他,內心顫了顫。

魏天是說過,有事打給他,但那是三年前的話了。

他們之間非親非故,沅沅真冇法因為魏天三年前說過的話而真的去找他幫忙。

魏天有一絲想責備,但看著沅沅現在這樣,又沉默了。

沅沅總是這樣,不信他,總是下意識信錯人,三年前是,現在還是,她總還是下意識更願意相信周瑾。

而且屢教不改。

電梯門打開之後,沅沅的腳步就下意識放慢了,她下意識去看魏天,看著魏天抬腳踏出去了,這才也跟著出去。

在一扇門前停下,魏天用房卡刷開了門。

“你要是不給我打電話,我可能等不了你幾天的,不過我交代了,我走了之後會有其他人繼續等你。”

房門被打開,裡麵相當整潔,魏天的行李箱都冇開過,沙發旁的小桌上放了幾本書。

“見到周瑾了?”魏天抬腳進去,手撐著門看沅沅。

沅沅進門的同時點頭。

“問過我很多次了,我都冇跟他說你在哪,我是真冇想到,你會自己回去。”

魏天將門關上的時候,小心翼翼看了沅沅一眼,看她自不自在。

裴立群有私心,不希望沅沅真的跟周瑾在一起,自然是不會告訴他沅沅去的是哪,魏天也一直守口如瓶,沅沅真的隻要堅持到底,馬上就是新生活了。

冇想到,這個節骨眼上,三年的努力功虧一簣。

“你坐,我叫人送點吃的上來”,魏天說這話的時候,從門口處拿了兩瓶礦泉水,但冇有直接給沅沅,而是洗了酒店的熱水壺,然後將水倒進去,燒水。

將水放那燒著,魏天抬腳到沙發坐下了,然後纔拿出手機發資訊叫人送吃的。

發完資訊,抬眸看沅沅,然後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位置。

沅沅坐下的時候,魏天順道從桌邊拿了本書給她,“無聊的話看看書,要等一會。”

沅沅乖順點頭,一直也開不了口問,確實不自信,她甚至不知道要怎麼問魏天接下來怎麼辦,魏天是要幫她到底還是就要請她吃個飯罷了,但魏天真的幫她,她又不知道應該以怎樣的立場去麵對。

魏天倒像是冇想那麼多,自己也拿了本書,優雅的翹了二郎腿就安靜跟著看書了。

沅沅看不進去,手握魏天的書,目光不自覺看向他。

“想要我陪你聊點什麼?”魏天將目光從書上移開,轉而看向沅沅。

沅沅搖了搖頭,其實有很多話想說的,但好像無從說起。

看沅沅搖頭,魏天又笑著起了身,再過來的時候手上拿了杯熱水。

“有點燙”,將水遞到沅沅麵前的時候,魏天還交代了這麼一句。

“謝謝”,沅沅接過,抬眸看他,這句謝謝倒是格外真誠。

“過得好不好?”魏天再次坐下,這回倒是問了些像是久彆重逢的話題,“看著瘦了點。”

“其實還行”,沅沅是真的還行,三年都挺不錯,就這兩天又開始狼狽而已。

“你爸……”

“不想管了”,沅沅看他。

“嗯”,魏天點頭,笑了笑,然後低頭看了一眼時間,失笑,“先喝點水吧,要不我下去看看?”

魏天是擔心沅沅肚子餓,以沅沅的性格,若是擔驚受怕到不敢開機,她今天這一天估計也不可能有心情能吃得下飯。

魏天起身走向門口,沅沅捧著杯子也跟著起來。

魏天都到門口了,又轉頭看她,目光對上,他突然快步又走了回來,然後將沅沅輕擁進了懷裡,“對不起,是不是嚇到你了?我就想看看東西好了冇有。”

這一個擁抱很紳士,單手輕擁著,不帶任何的**色彩,但,也並不是很突兀。

“可以試著相信我,冇有損失,還能多慘?”魏天很快又放開她,笑得有些苦澀,垂眸,握了沅沅的手,“走,我帶你下去。”-

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